世界大戰

從我們搬到這個公寓之後一直有個煩惱,就是
樓下的神經質兼神經病兼變態夫妻一直嫌我家的狗吵,儘管左鄰右舍沒人覺德吵
竟在我家門口數次張貼紅字告示,還用詞粗魯的譴責我們,
去年年底還在晚間11點左右到我家連按電鈴10分鐘以上,最後我還報警處理。




那個神經病還是今年度的公寓理事長咧(反正大家輪著作的)
為了樓下的神經病,我跟管理員也商量很久頭痛很久了
便通知公寓管理公司的負責組長,且由公寓副理事長為中間人,想要仲介此事
但他們聽了我的敘述時,一定覺得接到燙手山芋,又覺得問題應是出在那太太身上,
只是中立人的身分不便表示意見
但也認為我們該作的也都作了,必須將這些事情轉告給對方
以免神經病以為我們什麼都不作
包括出門時一定將門窗鎖好以免叫聲外洩(也因此夏天必須整天開冷氣),
盡量在狗兒的活動範圍舖地毯 、叫宅急便不要按電鈴、
毎天至少有其中之一人盡量在9點之前回家 、・・・等等
但他們夫婦就是一口咬定狗的叫聲會穿過天花板貫穿到他家
可是分讓(買的)的公寓不像賃貸(租的),牆壁與天花板都有一定的厚度與隔音效果的
而且我們也問過其他的近鄰,沒有人覺得吵的
總之會談當天,我家老公便要他們不要在監視我們的生活,因為實在太気持ち悪い
毎次我們帶狗去散步時, 還會觀察我們,且觀察我們何時回家,何時帶幾隻狗出門
(有可能會造成ストーカー行為)
且當時到我家連按電鈴了數次,最後一次還把我貼在門口的狗貼紙撕掉
(有可能會造成器物損壞罪)
在門口張貼一些令人感到不愉快的字句,甚至有幾次適用紅色簽字筆寫的
(有可能會造成毀謗)
這些可都是我去翻六法全書查出來後,和老公事先排練的
他看了那些不愉快的字句的紙(將近10張以上)才訕訕然的說,
那可能是他老婆一時受不了才意氣用事的亂筆寫下
願意阻止他老婆,並為這件事情道歉
(這時他臉上的表情處處的說明,他蠻為他這樣的老婆傷腦筋的)
又說因為他老婆每天在家沒事作,偶而的工作也是一周1~2次,還不一定每週常有
沒想到我家的日本人竟然因為他道歉而軟化,並表示願意再試試別的方法
(天曉得還有什麼方法)
氣到我拼命的在桌下踢他暗示他,對付這種人就是不能讓步的・・・・但竟然・・・・
結論是再試試將狗兒放到籠子裡,(意在縮小牠的勢力範圍)也許會好一點
(我聽到此覺得大勢已去,光想到那小小的客廳要放下加起來約一張單人床大的籠子,
我就氣到說不出話)
然後兩個人便握手以表和談,並彼此交換網址,希望化干戈為玉帛,且進而能夠和平相處
(這些沒用的日本鬼子)
而我則只能一直在旁邊補充
「那有可能會因為造成狗的壓力,而造成反效果・・・不要太期待等等・・・」
(真是狗屁,跟那種神經異於常人的變態怎麼可能和平相處嘛)
後來我們便離開了,離開時中間人的公寓管理公司的負責組長與公寓副理事長也來跟我們說幾句話
當然大家總算認為問題是出在他老婆身上也,蠻委屈我們的,且寄望會有好的改善結果等等
可是我的一肚子怨氣讓我跟老公吵了一架,
因為他對整個事情都一直不聞不問,一直到會談前一天才說他也要出席的
對我而言就像是半路殺出一個程咬金,不但破壞我的計畫,還去作了這個沒有必要的妥協
以老公的說法是因為對方太幼稚了,我方必須以成熟的態度相對(所謂的EQ?!)
氣得我好幾天不想跟他講話,後來過了2個星期後竟然傳了一個MAIL過來,說噪音改善很多
天曉得其實在這2星期內,我曾經有幾天照樣和平常一樣放牧我家狗小孩
老公說那只是他們的心理作用,不要去戳破
就這樣也不知問題解決了沒,我比較煩惱的是我原本為了買新沙發清出來的空間
如今如此重視室內擺設的我看到客廳放了一個單人床大的籠子,
頭痛喔!!!
[PR]

by madamyang2006 | 2006-04-18 15:27 | MYの独り言